- 2014/04/12
難守法的理由

一個國家有很多法,其中最高的一部是憲法,任何法牴觸憲法都視為無效。
可是法律並不是永遠不變的,法律可以因應時代的改變和必要性來增或修,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還有立法院,永遠不停地在審理法案,包括修憲法。

台灣那部可悲的憲法早該因應事實來修整了,至今還滑天下之大稽地包括著中國大陸,哪個台灣人不知道我們並沒有統治中國大陸?可是這部國家最高法律的憲法本身,竟還在公然撒謊。請問這種情況下,怎能守法?馬英九就算把台灣整個送給中國,他也能告訴你他這是「依法行政、謝謝指教」!

很多人都在問民主就是沒法治嗎?爭民主就不用守法了嗎?要的,當然要!但問題就出在台灣很多法律都很不健全,服貿的爭議更是在於我們沒有可用的法律來審查它!這也就是為什麼學生們要求要先有兩岸協商條例的立法完成,再用這個法來審服貿。

由於國民黨在國會席次上是長期的多數,導致很多法的新增或修改都很困難,尤其不利國民黨的法案要通過簡直不可能,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很多的法都如此不公正(包括公投法),這就是為什麼難以守法(包括在野黨立委)──不是大家不願守法,而是有些法去守了反而錯,畢竟你總不能告訴我,缺少多數民意支持的兩岸統一若被強制執行,也不過是守法而已!?

這篇文只是小學程度的解說我自知,但要寫出來的理由卻是因為多數順民們,在長期忽視政治議題的狀態下,連這基礎也不懂,雖然他們也不贊成被統一。

我們都很樂意守法,如果法有道理也符合公平正義和多數人的意見。問題就出在目前的法不是這樣。請大家多注意政治,再把它當成事不關己就只有被賣的下場!越是難以翻身的人就越該搞清楚遊戲規則,而不是一昧地聽政府和財團領袖說怎樣才能致富,一個搞不清楚比賽規則的人,是永遠贏不了一場競賽的。
- 2014/04/11
問題不在宗教,而在代理人身上
──問題不在民主制度,而在總統身上

這兩天慈濟的內湖開發案爭議又引起討論,我突然記起自己好像是個慈濟會員,雖然會費都是我媽在幫我繳的,而且我媽之所以這麼做也不是因為認同慈濟,而是因為有人情要還。總之我火速致電我媽,請她立刻去終止我的會員並停止繳費,我很懊惱自己怎麼到現在才想起這件事!竟默默助紂為虐這麼多年,簡直該死!

大家都可以看得出、分辨得出,問題並不是出在佛教,而是這些佛教領袖的質變,而且也不見得是一開始他們就這樣,否則他們當初不會吸引到那麼多信徒。就像某些基督教刻意扭曲汙衊同性戀,也是一樣的道理。同樣是佛教、同樣是基督教,還是有很多和這些人持不同的看法和作為,因而衍生出不同的派系。法師牧師從不代表宗教自身,我們不應為了證嚴或美江這類代理人,就否定了佛教或基督教。

同樣的,台灣政治亂了很多年,你絕不要因為某些總統個人的作為而否定民主!
我聽到一些因為不喜社會衝突的民眾開始質疑民主自由的價值,有些人甚至說出「民主若是這樣亂還不如給中共管」這種恐怖的話來,我要請你想想佛教或基督教的例子,明明大家都是為佛為主而去,為什麼會衍生出那麼多不同的信念或作為來?這表示問題出在代理人自己身上,而不是佛或主的意思。
同樣的,民主也不是哪個總統說了算,你不必相信代理人,但絕不要因為代理人自身有問題的操作,而誤解了民主的真義!
- 2014/04/10
謝謝你們照顧保護了這片土地

馬英九第一次當選總統那天,我就決定遞件去報考美國公民了,因為我肯定他會帶台灣走向統一。毫無困難地我通過了考試,在2010.7.28參加集體宣誓,正式地成為美國公民。

宣誓那天,我哭得肝腸寸斷,甚至每次回想到那一刻都要再次流淚。不是因為我成為美國人,而是因為,我多麼想、多麼想、當一個台灣人。

最近看到玫怡一篇文章,她說我們台灣人都是生下來但沒報戶口的人,她比喻得真是貼切,所謂「台灣實質獨立」是我們把頭埋進沙裡在自爽的,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承認,台灣人也始終都不要求外界承認,滿足於自己的虛幻自爽的世界,又或者被政府一路瞞騙也不願醒。事實就只有這一個,我們還不是一個國家,因為沒有一個真正的國家老是須要吵著統獨的問題。我們就像玫怡說的,出生但沒報戶口,雖沒人會因此否認你是個人,但你就是沒有世界公民該有的正常權利。

從李登輝等到陳水扁,我左右就是等不到成為台灣人的希望和可能,只沒想到幾年後,反而迎來要當中國人的可能結局,所以我決定先一步成為美國人,雖然這個選擇徹底撕碎了我的心。因為我始終不懂,不懂台灣人你為何要這樣決定.....不懂台灣人為何始終不願去搞懂,甚至還覺得談政治談統獨很髒很討厭?

我猜我一直是個很不會表達的人,而且還因為這樣才成了作者,因為我有強烈表達的需求,因為我覺得我的話沒被理解,所以我寫作完全不求字句洗練,相反地,我一再要求自己用最白最淺最易懂的方式來表達我所見的,可是我難過,怎麼我寫了十幾年還依然不被理解.....?怎麼多年來我在那理不停喊危險危險危險,大家都還在笑?
寫作可能是我做過最失敗的一個行業,這麼多年了,我不得不面對。

你們眼中的馬英九和我看到的差距是那麼大,你們心中的歷史和我認知到的也幾乎不同,我們曾活在同一個國家看到的卻是兩種面貌,我就是不懂,一群從中國來台的人,怎麼可以叫我們反共就反共、要我們親共就親共?怎麼可以為了他一黨的隨時高興和私利就能強迫我們大家都處在身分未明、不能報世界戶口的狀態?「漢賊不兩立」當初我們也吞了,甚至為了他們的夢甘願義氣相挺,大夥兒一起當無名氏,我們怎沒付出過善意?可是這麼多年來隱姓埋名的幫犧牲,得到的卻是他們兩個中國要統一了,他們畢竟血濃於水不可分離,而站在他旁邊一直默默支持他的我們,轉眼間被棄而不顧,我們不是該錯愕傻眼的嗎?

結果讓我驚天大傻眼的,卻是你們的無所謂!

怎麼他隨便欺負你而你都毫不在意?怎麼被背叛該心碎的你卻還滿心歡喜地準備跟去幫傭?你們是不是瘋了?如果不是,你怎樣和我解釋這一切的離奇?如果他們也有情有義,不是該像學生們一樣,佔完了立院回家前還打掃修繕再還給我們嗎?可是不,他們要回鄉團圓了還要帶我們回去當佣人!而你都毫不在意?為了一個我們都毫無感情的中國,你們竟然可以丟掉自由丟掉民主丟掉尊嚴丟掉土地丟掉愛?

我註定是無法了解你了,也放棄了解了,因為我覺悟到這一直單是我們有心,他們無意的事,他們連一絲想了解我們的興趣也無,只想要我們無限地去了解並體諒他們。很多的你們都自然而然照做了,但我一點都不想再自討無趣。很明顯的,那不是愛。不論你接不接受當他們的一份子,你永遠得不到他們的一點愛,因為他們劣到沒有這東西,連問你一聲肯不肯,都嫌多餘。

我原想我可以去做別的事了,一切的苦楚不甘這幾年來早已消化完成,我已經面對了我的失敗,看淡了你的抉擇,明白你也能在扭曲下繼續無感地過你或許覺得也還不錯的日子,所以我早已偷偷祝福過你們,在心裡告別了,不再奢求有生之年能當台灣人,不再介意不被了解。在天涯肝腸寸斷是我的事,終於成為已報戶口的大悲大喜大痛大快也是我自己的事,這些遺憾的、苦痛的、覺悟的、不甘的、糾結的,將永遠是我無法說出口的傷,只能放手。恭喜他的夢快要逐步完成,也祝福你那毫無道理的選擇,相信大家都得到自己應得的最好下場.....

我以為我把這一切都處理割捨完了,再見早就寄風傳去了。

沒想到,有一天,有一群年輕人站出來打破了我曾經以為的不可能,他們只用了短短一天就讓我乾封的井,再次泉湧起來,我無法置信不敢想像,這種奇蹟我也有幸得以見到!
之後的一天天,那些遺憾的、苦痛的、覺悟的、不甘的、糾結的,那個無法說出口的傷,一點一滴地都被安慰了。撫平了。被了解了。也被照顧了。
我因馬英九而離開,卻想為你們的存在而歸來,你們一站出來就說服了我,勝過國民黨洗腦半世紀,因為愛是如此珍貴,不容錯認,難以山寨。
千言萬語,我只想誠實地說:「我也好想回家」!
和你們一起回到那個我們所知道的台灣!那個曾經可以容得下很多夢的自由台灣.....


謝謝你們做的這一切!謝謝你們讓我的傷消失不見。
謝謝你們照顧保護了這片土地。我最深的感謝和敬意!
謝謝你們,給了我一片太陽花,為我還了魂。
- 2014/04/06
﹝續﹞馬桶髒點

(八)波蘭記者漢娜(Hanna Shen)在報導中讚太陽花學生的勇氣,並認為警察攻擊學生的行為和烏克蘭基輔事件類似,但新聞刊出後卻收到我外館的信。漢娜生氣地在臉書發文:「我的報紙收到駐波蘭代表處的一封信,讓我覺得馬政府連波蘭的新聞自由都有人要監督、控制!」
同時大家也別忘了在台灣不停惡化的媒體壟斷、配合政府造假抹黑任何反對者。

(九)見上圖表。永遠善待中國人,欺負有納稅的台灣人。


馬英九不僅要統一,言行舉止完全和中國北京同調同款,專制獨裁,竭盡所能地摧毀台灣民主自由不遺餘力。
(髒點未完,隨時待補)
- 2014/04/06
服貿是「人力」的貿易,不是商品貨物貿易。

服貿就是「服務貿易」的簡稱,和貨貿是兩回事,貨貿很好懂,就是商品的貿易,「物」的貿易。最危險的不過就是買到劣質品、毒食品之類的,誠如馬英九說的「不傷身只傷心」(雖然我不同意,我認為問題食物遲早會導致健康大問題,經年累月下來還是有可能致命)。我們多數人都沒有拒絕台灣和任何國家做貨物貿易,也包括中國,畢竟大家可以選擇不去買有疑慮的商品。

服務貿易則是「人力」的貿易,因為服務業的重點就是提供服務的「人」,服務貿易不是貨物貿易。馬英九多次將服貿和貨貿混為一談,目的就是要模糊掉「人」這個重點──因為「打開台灣大門歡迎中國人"合法地"大舉入台」這樣簡單的事實他不敢正面承擔,他也怕引起台灣人反感,所以他硬是要拿貨貿來混淆服貿,讓大家失去戒心。

我發現大家常把服貿和貨貿搞在一起,所以才特別解釋一下服貿的最基礎、最淺白的意義。順便一提,今天馬英九如果簽的是貨貿,應該不會引起那麼嚴重的反彈,但不,他簽的是以人力為主的服貿,而且只和中國簽,還不改一字硬要過,這不是統一是什麼?
- 2014/04/06
轉貼分享
還需要解釋嗎?莊孝維就是這樣。
- 2014/04/05
給台灣父母們

你會要你的孩子去參加一場優勝獎金12萬的競賽,可是賽後的身體損傷卻要花98萬來治嗎?
(服貿協議實施後,台灣十年內可獲利120億台幣,可是馬英九政府準備的台灣服務業的損失補助金卻是980億。)

服貿實施後,預估損失最重的會是決定繼續留在台灣工作或創業的族群,因為中國較優異的薪資和條件到時會吸引到台灣各界優秀人才過去,所以你的孩子只有面對兩個選擇:在台灣領低薪還隨時要看大量來台投資的中國老闆的臉色;或去中國領一份像樣的薪水但難得能回台看你一次。而同時準備留在台灣退休養老的你也會驚覺,台灣的好醫生們和你的孩子一樣也都去中國領優薪了,台灣不再是有健保就可以有好品質的醫療,更何況你還要分擔來台中國人的健保費。

這時的你也有另一個選擇:乾脆搬去中國住,既可常常看到子女甚或是孫子,也可以看到台灣過去的優秀醫生。雖然你得承擔長期呼吸毒霾、吃黑心食品、喝汙染問題水的風險。請問這樣值得嗎?就算你後悔想舉家回台,你也進退兩難了,因為台灣早已變不回從前的狀態了。請問這樣值得嗎?

為了十年獲利120億卻要花980億來救損,然後要犧牲掉整個台灣的環境和生活品質,一家人不是得分離就是受窮,就醫系統也整個品質下降卻費用升高,請問服貿有多值得?!家人分離難聚,兩岸環境皆糟,請問你是為了什麼,選擇讓馬英九比你的一家人都重要?如果馬英九的話可信,台灣人不是早該享受到上圖ECFA帶來的活路了嗎?怎麼還需要服貿!
- 2014/04/05
馬桶髒點

(一)馬金體制扭曲或斷章取義外媒聲音,來製造美國支持馬政府的假象,事實不然,美國沒有支持學運清場,各種聲音也逐漸顯示美國正在思考反省這幾年對台的冷淡。馬金兩面手法,對內欺民對外瞞美,同時也讓美國誤以為統一是台灣民心所向。

(二)馬金體制如上的欺世當然不是要給學生們看(畢竟學生們英文優的多得是),而是要給普遍的老百姓看,讓百姓誤以為清場是必要而正當的。

(三)我早說過最近一定會有大量假民意假民調出來,果不其然馬金一再推出「反反服貿」團,甚至用誤導式民調問話方式來呈現社會逐漸不支持太陽花的虛象。

(四)此次海外留學生們在各國支持太陽花學運,之後都被我們的駐外單位關懷了,甚至要求學生們給出參與名單!外交部雖然出來否認有此事,但身在世界各地不同國家的台灣留學生們卻出來證實此傳聞不假。馬金以恐嚇甚至出動黑道的方式意圖製造學生們恐慌,藉以打擊崩潰全球太陽花的力道和團結,骯髒至極。

(五)不管你看過多少政府讓步的新聞,實質上政府完全沒有讓步,不但如此,還弄出一個府院版「兩岸協商監督機制」,來讓實際決定權再次回到最初的「黑箱作業方式」──立委們無權反對或修改條款,頂多只能看一看給意見(但其意見無任何實質影響力),一切還是馬英九說了算。結局還是在:一字不改、定要通過。

(六)服貿真的是「統一台灣」的精良偽裝品,不管美國甚或是中國的分析師們都不再諱言,中國以商綁政,試圖不發一彈達到統一的目的,問題是:中國和台灣的政府都不讓台灣百姓來決定同意或不同意。所以學運錯在哪兒?挺服貿的人有中台兩個政府強霸地支持著,有什麼好去街上叫囂的必要?而台灣人啊,你連這樣一點反服貿、反統一的最後一點發聲權都要立即收回嗎?你有什麼民主概念!

(七)馬金不斷說學生們違法,卻不提他們自己連憲法都敢違敢踩踏的重大惡行!台灣人你怎能對握有權利的一方的暴行如此寬容無視?

(暫時到此,隨時再添)
- 2014/04/04
救台灣

應郝明義先生之邀參與了Save Taiwan的活動畫了一張圖。
我覺得現在要救台灣就是得清「馬桶」了,他太髒。

Save Taiwan的網站是:
http://www.savetaiwan.net/
歡迎大家去參與!
- 2014/04/03
馬政府你鬧夠了沒?

你批學生訴求一改再改,問題是你一直拿出「夢想鴨」這種假貨來充數,人家要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立法,結果你端一個政院版:還乾脆否決了立院干涉的權利!然後不斷聲稱你一讓再讓,害得學生們不得不一再去精準用詞.....馬英九你還當大家是以前的愚民嗎?拜託你有病快去看醫生,身體不適或退化太快就趕快退休,和學生們清楚進步的新世代頭腦做比較,一直要把大家帶回戒嚴時代的你,只會更顯得不適任領導國家。
我們這些知道求長進的公民們都已經開始唾棄民進黨的停滯不前了,還會想要你國民黨那套更糟更腐敗的思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