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8/29
男兒何必傷別離,且把他鄉當故鄉

我深深懷疑今年是西雅圖十年來最熱的一個夏天。因為像我這麼耐熱的人,居然也好幾天熱到快受不了。所幸,西雅圖儘管白天很熱,經常突破三十度,到了晚上倒是都很涼,會退到十八度以下。
(註:本地的熱法和台灣不同,你們也許覺得三十度不算什麼,但因為這裡大氣很乾,我覺得超過三十度就很不舒服,我都覺得鼻孔要裂了,呼吸好像在磨砂,那就是因為乾燥的緣故。台灣的35度都不會給我這種感覺。)
所以傍晚過後我的心情會比較好,因為溫度會開始降,有時甚至會有一種太冷的感覺。

其實那是我美好記憶裡的台灣。在我小的時候(應該是還沒上小學以前),儘管夏天很熱,我倒是有傍晚會開始變涼的記憶,不過,那卻不是我所知的後來的台灣了,我所知的後來的台灣夏天,白天很熱晚上也繼續熱,那熱度幾乎不降地又延續到隔天早上。現在回想起來,改變的時機點應該是在冷氣機開始普及了以後,換言之,那不是天氣自然的變化,讓台灣越來越熱,而是環境不再自然。

改變對敏感的我來說,曾經是件辛苦事,倒不是無法適應的問題,而是有一些改變似乎只有我能看到、只有我在感傷,旁邊的人不僅沒知覺,還要用「你太神經質了吧」這類的話來挖苦我一下。幸好我也長成一個還算健康的大人,我撇去神經質的方法並不是從此不說,而是乾脆接受改變。故鄉他鄉快要沒有不同,因為我的故鄉早就不是我的故鄉了,別說我不念舊,而是舊從來沒真正維持不變過。所以我不知道要怎麼個念法。而且照天理自然來說也是這樣,就像沒人可以真正凍齡停止老化。

何必傷別離?既然改變是不斷地在發生,若真要傷別離還用活嗎?豈不是每分每秒都要痛?還是你傷的只是一種自己的執念,和真實的世界其實一點關係也沒有。

- 2014/08/18
機會。命運。

前一陣子看過兩篇不同的文章,相同的是,兩者都是寫關於挪威的。

第一篇說的是挪威人的觀念養成,蠻有點令人訝異地,這個國家傳承的觀念是告訴每個人:你並不高人一等。可是這不是唯一的訝異點,它的另一個訝異點是,它也同時告訴你:別人也一樣並不高你一等。

這是我覺得我們的美德養成輸掉的地方,我們確實會教育人民去謙卑,去「小我」,但我們始終漏了另一半──是的,我並沒有偉大到要人人要來配合我、成就我,可是別人也同樣地,沒偉大到要人人去配合他!我是一個「小我」的同時,別人也一樣只是一個「小他」。我們輸掉的地方就是,我們會告訴自己,自己只是個小我,但卻不阻止他人去虛張「大他」,尤其不阻止像政府這樣的大他,去無限自我偉大並擴張其權力。


另一篇文說的是挪威的經商文化,大意是說中國人那套講人脈、靠關係的從商規則,在挪威施展不開,因為挪威人經商,完全不甩那一套人情義理。


最近我也看到了幾張流傳於網路的圖,其一是某港媒刊登的《七一遊行》和《反佔中遊行》的人數對比圖,毫不例外地,它和台灣執政當局作風已統一,儘管圖片說明了哪方的人數明顯地多,政府就硬是要指鹿為馬,拼命縮減抗爭族群的人數,又同時拼命灌水支持政府的人數,最弔詭的是,我要認真指出,「支持政府的遊行」還真是只會在中國這種政權下出現!世界各地真是罕見有這種同意政府卻還出來遊行的謬行,足可見,「中國風」之違世荒謬。

另一張圖(本欄分享的,見上方),更是觀念錯亂到極致,中國風再再告訴我們:和平就是不平等,就是小我而大他。他出動坦克鎮壓叫和平(他用飛彈對準你也叫和平),你赤手空腳地出來抗議就是暴動,就是破壞了世界和平。

不瞞大家說,我最近也在看一齣古裝宮廷鬥爭戲,然後突然發現這世界(中國)到現在也沒變,每個魯蛇都嘆世界辜負他,都嘆命不如人。每個人都好無辜地說,自己會這樣鬪也不過是為了保一條小命。我感覺中國風的大富翁遊戲,是只有命運牌而沒有機會牌的版本,明明這個文化糾結了那麼多人的人情義理,結果卻只是命!人人都說,一切都是命!彷彿他們都乾淨到沒有施展自己任何一絲「人力」,都是命就對了。

為什麼會,這麼扭曲?為什麼會這麼無法進步成長?然後還要大他地教我們要小我?
- 2014/08/12
習慣輸


每天晚上,我們都會和托比愛傳玩某種挪威的撲克牌遊戲,一直以來我們都有點擔心托比那輸不得的個性,所以有一晚大王就告訴托比:
你可以從玩牌學到“輸了還是可以快樂”。
結果托比即刻回答:
那是因為你輸習慣了。

結果我們都倒過來很欣賞托比的反應,除了快之外,也有幾分事實。
我想如果他輸不起,那就讓他勇敢追求贏吧,曼德拉曾說『不要習慣了黑暗就為黑暗辯護;不要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諷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熱情的人們。』

他的人生他自己過,自己去體會並決定何時輸何時贏。怎麼輸怎麼贏。

- 2014/08/12
加州驚叫

我的內心世界總是這樣:得意無法盡歡。
事實上這陣子以來我的美國生活都過得很不錯,甚至可以說是相當歡愉──都破產許久了,還能到處吃喝玩樂。已經很中年了還被繼子們誤認我還很年輕。不太干涉他們也獲得他們的好感。就私人生活領域來說,我蠻自我肯定的,我簡直就是人生失敗組卻過著勝利組的生活,還能挑剔什麼?完全不能。
可是台灣的處境真的讓我開心不起來。我真的無法無視地盡歡。不論是天災人禍。

兩個超級成長發育中的繼子,今天早上在飯店泳池發生爭執,在我一聲令下回房,沒想到回房更糟,倆人趁大王在淋浴時居然打了起來!我這弱女子(他們倆都比我高大強壯許多了)嚇得不知如何是好,除非我跆拳道還空手道黑帶,不然我真的只有猛敲浴室門的份。果然大王在浴室一吼兩人就分開了,他們還不算太糟。
這父子三人一直想盡辦法要騙我去搭雲霄飛車(California Screamin'),老身我這次已經破格玩了很多有害身體健康的項目了,例如Splash Mountain,例如Grizzly River Run,還有環球影城的Revenge of the Mummy、Jurassic Park等等,尖叫得我燒聲破音,驚嚇得我心律不整、完全不顧儀容的項目,我一直在想,男孩子的確比較不好陪,他們不玩那種寧靜喜樂的項目(大淚)!總之,為了防止繼子們以後又那樣打起來,我和他們約定,他們如果不再在我面前打架,下次再來迪士尼時,我會去搭California Screamin'.....(他們答應了。而我內心只能暗自祈禱,拜託他們趕快對迪士尼退燒,我已經無一次自己花錢地去了四次迪士尼了,我想,像我這麼幸運的不多。雖然我內心也很尖叫,是什麼樣的命運,一個窮鬼還能免費去那麼多次迪士尼連連受驚?這真的算是很幸福嗎?)還有我這次曬傷了,這些白人隔天就白回去的體質我也沒有,我是一天比一天紅,然後開始轉黑。雖然他們反而羨慕我。

內心期盼著台灣平安,也繼續期盼著台灣越來越多人覺醒,是的,我也希望你們幸福平安,但我不希望你們持續認為這一切都是命運,其實很多更是靠智識選擇來的。

- 2014/07/27
錢並不是被人看得起的關鍵

還是有很多人還在莫名其妙地以「經濟狀態」來界定強弱,這些人普遍認為中國有錢了,所以等於強國。
我只想說,世界上最會賺錢的,聽說是尤太人──沒錯字也非簡體字,猶已經改成尤,因為有人發起不要歧視尤太民族活動,從改掉猶字開始。所以說,尤太人的災難史還不夠說明什麼嗎?聰明、有錢,卻四處被屠殺,被歧視,錢可曾改變了他們的命運?錢怎麼沒改變他們的命運?反而讓他們得以喘息的,是人們日益進步的觀念。

中國不是強國,因為除了錢,他們沒有日益進步的觀念,食衣住行的改進,並沒能真正帶動觀念的改進,他們以為有錢就是能抬起頭的關鍵,結果別人看上的,依然只是他們的錢。台灣更慘,無端端地開始放棄能讓自己驕傲的進步,硬是為了錢,把自己到退到20-30年前的觀念水準去迎近中國,結果人財兩失,看起來相當賤,如果不是社會上還有一股知道要捍衛自由民主的清流,台灣簡直墮落到讓人不忍卒賭。

我並不同意「中國人不適合民主制度」這樣的流言,我強烈懷疑那是有心人故意放的話。看看香港、看看台灣,民主曾經使得這兩處的華人和非華人都被世人看得起,也並沒有使這兩個地方更糟(反而是相反的,它們曾經更好)。這證明了「中國人不適合民主制度」只是一種刻意放出來抹殺民主意識的,任何無能「處理公平」的政府,只能秀這些民怨給人民看,然後說:
『瞧!眾人眾口會讓社會亂成這樣,哪能事事隨一小批人的高興!』

哪不能?不能提供別的選擇來因應不同需求就是無能,照理無能就該下台換人做做看,可是這些權人總是用強力且快速的鎮壓方式,來展現「再無人說話」的假和平和假安寧,讓大家繼續對這套系統有信心。

如果香港和台灣曾是民主的典範,也曾經受世界歡迎,這表示,一個大中國一樣可以切割成無數個香港和台灣,來各區民主自治──就不要以人口多來當管理上的藉口了!那從來不是!

有錢不是幸福的保證,看看尤太人,看看中國的移民們,如果國家好且安,何必選擇做異鄉客?又何必人在外卻又老疑心別人瞧不起你?搞得自己悲情又苦楚,難道自己都無責任?

- 2014/07/24
今夏
兒子們現在在西雅圖,愛傳已經和大王一樣高了,托比當然早也比我高,不過還沒到愛傳和大王的高度。
重點是,愛傳長成一個相當貼心的孩子,去買東西他會主動幫忙提,吃完飯他會收盤子,動作變得很小心很安穩,就這類小細節讓我覺得有幫手真好,更何況他已經這麼高,要拿高處的東西,喊他就是了。聽瑪優說,旅程中也是他在幫忙提行李,我真是超有感的,畢竟,幾年前我和孩子們出遊時,行李或東西幾乎都是我在幫忙提和拿,我也經常需要背大袋子,來收容他們的外套什麼的,可是如今已經變成他們幫忙提東西了!我有一種很深的感嘆,再過幾年,可能變成他們在幫忙修東西也說不定(我坐在旁邊喝老人茶).....
看別人養小孩真是好快!雖然我也常提醒自己,我都戴假牙了,時光是還有哪裡在留情的,但我還是每次都很驚訝!

- 2014/07/02
真正的強國人

世界杯足球賽由於美國打入了16強,所以我也終於應景地到附近的酒吧,去觀賞美國對比利時的比賽,如果美國贏了,就晉級前八強。但其結果這一刻大家都知道了,1:2美國輸給了比利時。

結果這場比賽我的情緒波動很大,並不是因為美國隊輸了球,而是我不明白美國人民是怎麼回事!?酒吧內響起的第一場歡呼是因為比利時在延長賽時終於進了第一球──敵隊進球耶!我不懂我身邊的美國人是在歡呼什麼?我放眼掃過去,看見除了其中某個人看起來像墨西哥人之外,其餘的我很肯定都是美國人,但他們也在為比利時進球而歡呼!

然後我就開始豎起耳朵,聽他們在說什麼──不得了!他們隨後居然在對自己受傷哀號的國家球員說「少裝了,那沒甚麼大不了」!雖然美國隊在後來終於進了一球他們也是很真心地歡呼高興,不過,最終比利時以2:1贏了這場球後,我聽到他們說的是:恭喜。

大王也在我身旁,如果我不能肯定這些人是美國人,他毫無疑問地是能辨認英語口音的人,除了那位我們都覺得可能是墨西哥人的人之外,大王認為其他人確實都是美國人無誤。美國輸球我不能說很訝異,但美國民眾面對輸的態度真的讓我吃驚到極點,這個酒吧只是我們地區性的小酒吧,這樣隨便就能找到一票情操如此高貴的人,我突然感到很驕傲,自己與強國人為伍,而不是聽那些心胸狹窄的中國大官告訴你:愛國比法律重要。

照片是比賽結束後的三分鐘拍的,原本座無虛席的餐廳一轉眼已經人去樓空,這些美國人確實是特地來看球賽的,並不是為了喝酒而來的酒鬼,面對輸球,他們的態度讓我又驚訝又敬佩,我不知道有哪個國家的人民做得到這樣?連歐洲國家的人民也都還難得一見吧?美國的強,絕對不是只有武力,他們的人民的水準才是這個國家最重要的支柱。

我很慶幸自己出去看了這場球,然後覺得美國完全沒輸。

- 2014/07/01
待盜之道

我同意潑漆待客絕對有錯,
但潑漆待盜,超級人道了。

來者是客是賊?
主人決定。
而主人不是政府,
政府只是管家。

還在說對方是客的那些人,
自己智商和常識皆有問題。

- 2014/06/24
十三億

換另一個角度來說,中國十三億這麼多人卻推翻不了一個由少數人掌控的極權政府,這說明了什麼?不為。

而且很多人不但不為,還幫保護著這樣的中國政府,這就是為什麼討厭中國政府的同時,也很難不討厭他們的人民,很難把這兩者做切割,因為如果中國人真的質地好,中國不該還維持著那種政府,十三億的力量確實難以忽視,尤其是十三億護著惡霸的力量。真的有心求進步,我不信十三億人完全撼不動一個權力中心,隨便1/10出來就好,光踩也踩得死一個政府。

台灣人也是,不要以為自己就多有水準,拉不下國民黨就證明護著惡霸的人是更多的,活得痛苦並不無辜。
- 2014/06/20
太遲

最近剛讀完《Wool/羊毛記》,由於故事吸引人,我緊接著再讀第二部《Shift》,才讀沒多久就理解台灣為什麼沒翻這本,而直接出第三部《Dust/塵土記》,因為基本上第二部是回到地球末日前,去講述開始建造地堡的契機,以及接下來的故事,我猜它應該也會去解釋世界是怎麼末日的。直到第三部《塵土記》時,故事才又回歸到地堡後續的情節,也會是原班人馬演出,所以第二部不看應該是不會怎樣,因為角色完全不是《羊毛記》的那些人,這大概也是台灣沒出的原因。

回來說《羊毛記》,《羊毛記》除了表面上情節的緊張、節奏緊湊和出乎意料之外,深度上也給我不少啟發,大概的故事介紹可以看一下我的專欄:
http://okapi.books.com.tw/index.php/p3/p3_detail/sn/2966

http://okapi.books.com.tw/index.php/p3/p3_detail/sn/2976

我之所以已經寫了兩篇專欄,卻又還要再提這本書是因為:我真的很怕一些不肯深思的讀者會覺得,所謂的暴動,就是導致世界末日的原因。因為從《羊毛記》看來,每次人類一暴動就會造成憾事,女主角茱麗葉後來去到的另一個已因暴動而毀的地堡,就是個生不如死的人間煉獄,除了剛開始的唯一倖存者梭羅得慘痛地獨居三十年之外,後面事實上有更恐怖的倖存者,連茱麗葉自己都因為發現這一小批人而理解了管理地堡的重要性,作者偏偏沒有在此著墨太多,而繼續把緊張的故事講下去,我不知道作者是否會在第二部或第三部再去提暴動的必要性?可是在第一部《羊毛記》,確實是會讓人覺得暴動似乎是導致滅亡的「顯因」,雖然作者並沒這麼說,但劇情看來是這樣,這也是朱麗葉後來會想盡辦法趕回她的原生地堡的原因,因為她的原生地堡已經發生暴動了,她那些地底層的夥伴們,終於受不了那些不公不義的法律判決,起身想要推翻執政者。而執政者為了鞏固權勢,自然把這些起義的人全抓起來,罔顧執法公義性全送到外面受死。茱麗葉擔心的就是她的原生地堡因為暴動而成為下一個毀滅的地堡,如同她當時眼見、所在的那一個。

對政府來說,不管你有無犯法,只要你可能形成他專制管理上的不穩因子,你就該死,就該被除去,而不是讓你繼續留在那裡感染別的順民,擴大感染範圍。

可是暴動經常是源自於政府的不公不義,不管法律怎麼訂,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好像漸漸變得理所當然,政府可以對他看不順眼的人織罪法治;人民卻不能對政府犯錯有二話。暴動絕對不是人民吃飽沒事故意找碴,絕對不是人民不知滿足、貪圖更多,其實通常相反的,是因為人民「失去」到忍無可忍的地步── 原本有的,一點一滴地被拿走了。政府才是貪得無厭的那一方,所以暴動才會形成。

可是暴動的下場卻總不美好。所以,到底是錯在哪裡?難道人民真的不該起義?真的得對政府逆來順受、永不要求?難道為了大家都繼續活著,永遠只能是弱勢者自行退一步海闊天空?為了大家好,只能讓他們繼續去受欺壓?我不相信這是解答。我也不接受這種解答。

《羊毛記》也意外地讓我領悟到一件事:
就算世界被鬥到只剩地底,也沒有任何一方的人性終於會改變:貪權的繼續著貪權,聽話的懶民們繼續順從地苟活,直到受不了的那一天。
── 壞人之無法改變並不稀奇,好人其實也無法改變,才是我較驚訝的覺悟。當壞人汲汲營營地用盡人脈搶得好地位好權勢,以斂財固權,甚至遠慮到免除自己日後牢獄之災時,好人你在幹嘛?不屑。好人既不屑做壞事,但也不屑處理、不屑碰觸髒污。
就像我在交換日記上曾說的,那些壞人做壞事是很願付出努力的,好人卻常以為自己只要行得正就該刀槍不入、神功護體(得天佑),完全沒想過要像壞人那麼努力,去拓展擴大良善勢力。
誰能訝異世界黑暗呢?當壞人用100%的力量來使壞,好人連30%之力也不願外付,只以為自己當好人就可以了,不像壞人用盡方式,努力多方接軌外面其他的壞的力量,製造一整片利於自己的綿密網脈。我們還須訝異世界黑暗嗎?
好人其實也不改變,才是我較驚訝的覺悟。

於是乎,我接著體會到「暴動絕不是毀滅世界的原因,總是一次又一次地把問題累積到需要暴動,才是。」。好人的不努力,平日不屑碰觸也不知處理,使得暴動的不良下場總是被算在你頭上,這樣很冤嗎?真的很沒天理嗎?你怎不想想當你在看韓劇時,人家是怎樣不眠不休地在拉攏巴結權勢,做那些你一點也不屑做的事。

你的起義不是不對,只是永遠太遲,而太遲就是要付出代價的。就像《羊毛記》中的某角色,在暴動時說的:『這並不是什麼新的開始,這是要了結掉舊問題。』,請不要誤會革命是要翻新,革命其實是解決大家多年不理的舊問題。抗爭不是因為人心不足貪求更多,而是因為失去,因為被剝奪。起義若有不對,只是因為它來得太遲,是我們讓問題終於累積到不得不以「非常」來收拾。

好人,請更努力,而且最好就在平常就要勤。賤人確實腳勤,你做不到也不要笑人家。
另外也請你莫等待,不要覺得自己勢單力孤就停止運作,等著那一股不知何時才要凝聚的革命風雲,其實不必等別人,你也還是可以前進。我在美國經常聽聞出狀況的夫妻去尋求專業諮商,很多夫妻都有其中一位不願去的問題,這時諮商師或心理醫師都會說:沒關係,你自己先來。── 有人不肯走下去,並不該成為你跟著停滯的原因,等待只是浪費時間而沒解決一絲問題,夫妻(甚至是群體)中都有個人要突破的缺失,就算是一個人,你也可以從釐清自己的問題開始,永遠都不要覺得自己不會有問題。
你若可以更進步就去進步,要不然你也可以為自己提早準備更多,那對你不會沒有意義。停滯等待才對你、對狀況沒有一絲幫助。或許等你更強了,你就有解決事情的能力和智慧,提早終結一個苦海(不見得是離婚)。

某個不怎麼好的人都能說出「成功的人找方法,失敗的人找藉口」了,好人怎能不更勤力地去找方法?更增強自己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