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9/16
不談政治不是什麼美德

「不談政治」是現代通用版的「女子無才便是德」。
一般來說,我們做不好的事就是要多練習,才會越來越進步。但是當人們沒有鼓勵你練,反而要你少談,就是有鬼了。
現在不是古代,請別以為「不談政治就是德」,因為這不但不是德,還很沒智識,相當於鼓催「無才便是德」的封建觀念。

- 2014/09/15
挑蘋果&自救

記得數年前,蠻多「中間選民」最愛感嘆的是:

『難道我們只能從兩個爛蘋果中,去挑一個比較不爛的?為什麼就沒有好蘋果可選?』

感嘆完後,中間選民的思維是:

『唉呀,反正兩黨都是一樣爛啦,所以我還是投國民黨也沒差。』

----------------------------------------------------
事實是,只要有國民黨在,他們一定確保會把對手也打成爛蘋果。讓「中間選民」(其實是政治低能、也不求長進、不關心自己環境的人),繼續把票投給國民黨。

這麼多年來,蔡英文、陳水扁都已經洗清當年被抹黑的冤屈了,反而國民黨的政客總是有黨證庇佑而經常免除牢獄之災,還被派去當「董事長」,或爽退,甚至幾年後默默在政壇升官。真正受懲罰者幾希?

台灣民眾如今的苦楚,受得一點也不冤枉,自己造的果終究還是得自己吃。

國民黨把對手抹黑從來不是為了顯示自己多清白,它根本不需要,也不屑民眾來定位它,它只需要另一個蘋果也是爛的,就可以了。
這就是它們慣用的手法,現在柯P就是得當那顆爛蘋果。

----------------------------------------------------

同時,我希望台灣民眾重新思考關於「自救」的問題。
實話說,你們的自救雖很可貴良善,但是也是在幫爛執政黨做他們本該做的事。讓他們可以在出大事時繼續裝死、繼續爬山、繼續出國旅遊,甚至好有餘力地繼續談服貿貨貿自經區,因為那些災事有人在救。也因為有人救,怒氣就會降下來了,善良的民眾總是會抱著感恩的心,而不是怒氣。這就是為何馬英九總是沒事,因為很多人也在當余文,但一點都沒自覺。

見死當然要救,我並不是要大家當冷漠的人,我只是覺得你們應該要同時強烈指出:這是拿納稅錢的政府該做的。

所以肥皂阿原你很糟糕,你趁著國人的災禍宣揚自己的商品,卻不認為政府該負責?你的心很難經得起考驗,你並不是真正在為整個社會著想。

- 2014/09/13
給張曉明

都什麼世紀了,帝王改個現代名稱繼續當帝王,足見人民有多包容!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40912/18863656
- 2014/09/13
原位癌

這麼劣的油,
可能含有嘔吐物、老鼠屍體、痰、大小便、一堆細菌.....再加進各種恐怖的化學藥劑去弄出來的油,而且被用得這麼廣泛全面。
容我再提醒一次,吃十幾年沒得癌不表示這樣就安全,不表示明天也都不會得,身體撐不住時,就會中了。

馬英九繼續推責當總統,讓政府部門先去為惡商解套脫罪,還繼續談服貿、貨貿,讓貪官復職,還讓中國的自用小客車下個月進到台灣來上路,讓一個馬屁王提議總統任期改為十年......

治療四處擴散的癌,請記得是從"原位"下手,原位癌不去理,在那裡亂槍打鳥也無作用。
還有,隔著海的中國並不是我們台灣的原位癌,它只是個善於包裝的特極致癌物。

- 2014/09/08
最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Ap9KbVOxKU
十月17日電影《活路》上映!

十月初妒忌私家偵探社小說第四集《女神》會上市。

而我和玫怡現在在寫《交換日記》17。
- 2014/08/29
男兒何必傷別離,且把他鄉當故鄉

我深深懷疑今年是西雅圖十年來最熱的一個夏天。因為像我這麼耐熱的人,居然也好幾天熱到快受不了。所幸,西雅圖儘管白天很熱,經常突破三十度,到了晚上倒是都很涼,會退到十八度以下。
(註:本地的熱法和台灣不同,你們也許覺得三十度不算什麼,但因為這裡大氣很乾,我覺得超過三十度就很不舒服,我都覺得鼻孔要裂了,呼吸好像在磨砂,那就是因為乾燥的緣故。台灣的35度都不會給我這種感覺。)
所以傍晚過後我的心情會比較好,因為溫度會開始降,有時甚至會有一種太冷的感覺。

其實那是我美好記憶裡的台灣。在我小的時候(應該是還沒上小學以前),儘管夏天很熱,我倒是有傍晚會開始變涼的記憶,不過,那卻不是我所知的後來的台灣了,我所知的後來的台灣夏天,白天很熱晚上也繼續熱,那熱度幾乎不降地又延續到隔天早上。現在回想起來,改變的時機點應該是在冷氣機開始普及了以後,換言之,那不是天氣自然的變化,讓台灣越來越熱,而是環境不再自然。

改變對敏感的我來說,曾經是件辛苦事,倒不是無法適應的問題,而是有一些改變似乎只有我能看到、只有我在感傷,旁邊的人不僅沒知覺,還要用「你太神經質了吧」這類的話來挖苦我一下。幸好我也長成一個還算健康的大人,我撇去神經質的方法並不是從此不說,而是乾脆接受改變。故鄉他鄉快要沒有不同,因為我的故鄉早就不是我的故鄉了,別說我不念舊,而是舊從來沒真正維持不變過。所以我不知道要怎麼個念法。而且照天理自然來說也是這樣,就像沒人可以真正凍齡停止老化。

何必傷別離?既然改變是不斷地在發生,若真要傷別離還用活嗎?豈不是每分每秒都要痛?還是你傷的只是一種自己的執念,和真實的世界其實一點關係也沒有。

- 2014/08/18
機會。命運。

前一陣子看過兩篇不同的文章,相同的是,兩者都是寫關於挪威的。

第一篇說的是挪威人的觀念養成,蠻有點令人訝異地,這個國家傳承的觀念是告訴每個人:你並不高人一等。可是這不是唯一的訝異點,它的另一個訝異點是,它也同時告訴你:別人也一樣並不高你一等。

這是我覺得我們的美德養成輸掉的地方,我們確實會教育人民去謙卑,去「小我」,但我們始終漏了另一半──是的,我並沒有偉大到要人人要來配合我、成就我,可是別人也同樣地,沒偉大到要人人去配合他!我是一個「小我」的同時,別人也一樣只是一個「小他」。我們輸掉的地方就是,我們會告訴自己,自己只是個小我,但卻不阻止他人去虛張「大他」,尤其不阻止像政府這樣的大他,去無限自我偉大並擴張其權力。


另一篇文說的是挪威的經商文化,大意是說中國人那套講人脈、靠關係的從商規則,在挪威施展不開,因為挪威人經商,完全不甩那一套人情義理。


最近我也看到了幾張流傳於網路的圖,其一是某港媒刊登的《七一遊行》和《反佔中遊行》的人數對比圖,毫不例外地,它和台灣執政當局作風已統一,儘管圖片說明了哪方的人數明顯地多,政府就硬是要指鹿為馬,拼命縮減抗爭族群的人數,又同時拼命灌水支持政府的人數,最弔詭的是,我要認真指出,「支持政府的遊行」還真是只會在中國這種政權下出現!世界各地真是罕見有這種同意政府卻還出來遊行的謬行,足可見,「中國風」之違世荒謬。

另一張圖(本欄分享的,見上方),更是觀念錯亂到極致,中國風再再告訴我們:和平就是不平等,就是小我而大他。他出動坦克鎮壓叫和平(他用飛彈對準你也叫和平),你赤手空腳地出來抗議就是暴動,就是破壞了世界和平。

不瞞大家說,我最近也在看一齣古裝宮廷鬥爭戲,然後突然發現這世界(中國)到現在也沒變,每個魯蛇都嘆世界辜負他,都嘆命不如人。每個人都好無辜地說,自己會這樣鬪也不過是為了保一條小命。我感覺中國風的大富翁遊戲,是只有命運牌而沒有機會牌的版本,明明這個文化糾結了那麼多人的人情義理,結果卻只是命!人人都說,一切都是命!彷彿他們都乾淨到沒有施展自己任何一絲「人力」,都是命就對了。

為什麼會,這麼扭曲?為什麼會這麼無法進步成長?然後還要大他地教我們要小我?
- 2014/08/12
習慣輸


每天晚上,我們都會和托比愛傳玩某種挪威的撲克牌遊戲,一直以來我們都有點擔心托比那輸不得的個性,所以有一晚大王就告訴托比:
你可以從玩牌學到“輸了還是可以快樂”。
結果托比即刻回答:
那是因為你輸習慣了。

結果我們都倒過來很欣賞托比的反應,除了快之外,也有幾分事實。
我想如果他輸不起,那就讓他勇敢追求贏吧,曼德拉曾說『不要習慣了黑暗就為黑暗辯護;不要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諷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熱情的人們。』

他的人生他自己過,自己去體會並決定何時輸何時贏。怎麼輸怎麼贏。

- 2014/08/12
加州驚叫

我的內心世界總是這樣:得意無法盡歡。
事實上這陣子以來我的美國生活都過得很不錯,甚至可以說是相當歡愉──都破產許久了,還能到處吃喝玩樂。已經很中年了還被繼子們誤認我還很年輕。不太干涉他們也獲得他們的好感。就私人生活領域來說,我蠻自我肯定的,我簡直就是人生失敗組卻過著勝利組的生活,還能挑剔什麼?完全不能。
可是台灣的處境真的讓我開心不起來。我真的無法無視地盡歡。不論是天災人禍。

兩個超級成長發育中的繼子,今天早上在飯店泳池發生爭執,在我一聲令下回房,沒想到回房更糟,倆人趁大王在淋浴時居然打了起來!我這弱女子(他們倆都比我高大強壯許多了)嚇得不知如何是好,除非我跆拳道還空手道黑帶,不然我真的只有猛敲浴室門的份。果然大王在浴室一吼兩人就分開了,他們還不算太糟。
這父子三人一直想盡辦法要騙我去搭雲霄飛車(California Screamin'),老身我這次已經破格玩了很多有害身體健康的項目了,例如Splash Mountain,例如Grizzly River Run,還有環球影城的Revenge of the Mummy、Jurassic Park等等,尖叫得我燒聲破音,驚嚇得我心律不整、完全不顧儀容的項目,我一直在想,男孩子的確比較不好陪,他們不玩那種寧靜喜樂的項目(大淚)!總之,為了防止繼子們以後又那樣打起來,我和他們約定,他們如果不再在我面前打架,下次再來迪士尼時,我會去搭California Screamin'.....(他們答應了。而我內心只能暗自祈禱,拜託他們趕快對迪士尼退燒,我已經無一次自己花錢地去了四次迪士尼了,我想,像我這麼幸運的不多。雖然我內心也很尖叫,是什麼樣的命運,一個窮鬼還能免費去那麼多次迪士尼連連受驚?這真的算是很幸福嗎?)還有我這次曬傷了,這些白人隔天就白回去的體質我也沒有,我是一天比一天紅,然後開始轉黑。雖然他們反而羨慕我。

內心期盼著台灣平安,也繼續期盼著台灣越來越多人覺醒,是的,我也希望你們幸福平安,但我不希望你們持續認為這一切都是命運,其實很多更是靠智識選擇來的。

- 2014/07/27
錢並不是被人看得起的關鍵

還是有很多人還在莫名其妙地以「經濟狀態」來界定強弱,這些人普遍認為中國有錢了,所以等於強國。
我只想說,世界上最會賺錢的,聽說是尤太人──沒錯字也非簡體字,猶已經改成尤,因為有人發起不要歧視尤太民族活動,從改掉猶字開始。所以說,尤太人的災難史還不夠說明什麼嗎?聰明、有錢,卻四處被屠殺,被歧視,錢可曾改變了他們的命運?錢怎麼沒改變他們的命運?反而讓他們得以喘息的,是人們日益進步的觀念。

中國不是強國,因為除了錢,他們沒有日益進步的觀念,食衣住行的改進,並沒能真正帶動觀念的改進,他們以為有錢就是能抬起頭的關鍵,結果別人看上的,依然只是他們的錢。台灣更慘,無端端地開始放棄能讓自己驕傲的進步,硬是為了錢,把自己到退到20-30年前的觀念水準去迎近中國,結果人財兩失,看起來相當賤,如果不是社會上還有一股知道要捍衛自由民主的清流,台灣簡直墮落到讓人不忍卒賭。

我並不同意「中國人不適合民主制度」這樣的流言,我強烈懷疑那是有心人故意放的話。看看香港、看看台灣,民主曾經使得這兩處的華人和非華人都被世人看得起,也並沒有使這兩個地方更糟(反而是相反的,它們曾經更好)。這證明了「中國人不適合民主制度」只是一種刻意放出來抹殺民主意識的,任何無能「處理公平」的政府,只能秀這些民怨給人民看,然後說:
『瞧!眾人眾口會讓社會亂成這樣,哪能事事隨一小批人的高興!』

哪不能?不能提供別的選擇來因應不同需求就是無能,照理無能就該下台換人做做看,可是這些權人總是用強力且快速的鎮壓方式,來展現「再無人說話」的假和平和假安寧,讓大家繼續對這套系統有信心。

如果香港和台灣曾是民主的典範,也曾經受世界歡迎,這表示,一個大中國一樣可以切割成無數個香港和台灣,來各區民主自治──就不要以人口多來當管理上的藉口了!那從來不是!

有錢不是幸福的保證,看看尤太人,看看中國的移民們,如果國家好且安,何必選擇做異鄉客?又何必人在外卻又老疑心別人瞧不起你?搞得自己悲情又苦楚,難道自己都無責任?